《大松说画》“大师们”不再装“神” 艺术才能振兴
2021-05-26 10:46:28
大松说画

中华文化源远流长,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层的精神追求,代表着中华民族最独特的精神标识。 “文化自信是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发展中更基本、更深沉、更持久的力量。”“文化是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的灵魂。文化兴国运兴,文化强民族强。”

我们哪出了问题?

然而我们却经常看到这样的景象,熊猫是中国的,功夫是中国的,“功夫熊猫”却是别人的。花木兰是中国的,却让外国人拍成了大片。《西游记》是中国的,以此为蓝本外国人搞了个“七龙珠”让几代中国少年爱不释手……这样的事情枚不胜举。在中国元素的应用上,电影《功夫熊猫2》比任何好莱坞电影都要敬业。影片中出现了许多四川的场景,片中的青城山峰峦叠翠,青翠满目,似仙境一般,而且还有担担面、麻婆豆腐出现。配合这些场景,电影中还能听到二胡、唢呐。民乐《步步高》也在其中出现,影片票房一度占领电影市场的榜首。

 

这种文化输出,使得很多年轻人捧着外国人的“课本”站在他们的角度思考问题。在大众艺术领域,中国的文艺工作者却一直扮演着追逐者的角色,在这个模仿和追赶的过程中我们的审美却好像有些“跑偏”。多数美术馆的艺术展,门可罗雀,那些艺术作品好像离大众万千公里。

 

艺术要展现在大众面前

我们到底哪里出了问题?其实问题的症结在于,那些学术专家、“大师”们对艺术的轻视和中国艺术界自身的圈地自萌,导致艺术在大众面前竖起了一道难以跨越的鸿沟。

 

在传统观念里,艺术家的身影只会出现在剧院、舞台,艺术作品只会裱着精美画框展览在美术馆里。加之中国艺术家、“学术权威”们习惯性的“圈地自萌”,使艺术领域成为了一座孤岛。我们看到在哈尔滨任何一次美术展,展厅里的看客九成以上都是业内人士,这一现象至今已经成为了常态。如果艺术一直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将自己与大众割裂开来,无法吸引大众,那么艺术的消亡,实际上是一种必然。艺术要活下来,就不能只出现在博物馆里,更要出现在生活中。

 

艺术如何普及推广

艺术领域存在二八法则。20%的人懂艺术,80%的人不懂艺术。但是这80%的人也拥有享受艺术带来愉悦的权利。之所以需要科普,并不是因为大家都不懂艺术,而是因为大家都想懂艺术。然而总是有些艺术圈儿的人,为了兜售自己那点儿半瓶子的东西,把艺术搞得神秘兮兮,蒙住了大众审美的眼睛。

鉴于这些现状,打造一个新的多元化具有包容性的艺术展示、学术交流、美学普及的平台已经刻不容缓,这种平台是艺术普及的新窗口,是连接起大众审美与艺术创作的桥梁。这样的平台一方面为大众在日常生活中体验艺术、传播艺术提供新的网络空间,另一方面激发创作者在继承中创新,提供了“艺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被公众认知的途径”。这样审美的定义就不再是几个人说了算,使那些高高在上的“大师”们不再享有装“神”的特权。

如今不论是职业艺术家,还是艺术创作者,都极具开拓精神地在用互联网进行艺术实践,在线上已经逐渐形成了一个多元构成的艺术家群体。在今后的愿景里应该是,艺术家在哪里,艺术就在哪里;艺术在哪里,美就在哪里。

2021-05-26 10:38:31
这次画展的策展人大松介绍,本次画展的学术主持是哈工大博士生导师林建群先生,参展画家有哈师大博士生导师平平凡、哈尔滨油画学会主席刘恒伟先生、黑龙江艺术职业学院美术系主任宋强先生、哈尔滨市油画艺委会秘书长汤岩先生、墨骨油画学会副主席李殿来先生、哈尔滨市油画学会常务理事冯滨和先生。这些画家大部分是“好色之涂”绘画群体的原始班底,经过5年的坚持他们的艺术风格和艺术传播都有了明显的提升和进展。